Pulai.org

MALAY | ENGLISH

吉兰丹州的布赖(Pulai),相传是客家人世居数百年的地方。他们在这里采金、种稻为生,经历过土匪抢劫、日军攻佔的洗礼 ,民风强悍,却自给自足。1948年7月,大约有一百名布赖子弟随着马共领导的“人民解放军”从这里出发, 攻打话望生(Gua Musang) 警察局,并成功占领一个星期。话望生因此成了马共史上首个,也是唯一的一个“解放区”。此事 导致“涉嫌”参与的布赖人被捕、监禁在居銮扣留营(获释后被安置到柔佛各地的园丘里)或被驱逐出境。

1950年,由于村长遇害,政府宣佈封闭布赖,把剩余的居民全数移殖到登嘉楼州的一块沙地上。这些人经过三年的苦苦申请,才获允改迁到另一处林地自行开垦,即后来的蒲来新村(Pulai Baru)。

政府狠狠地祭出把农民放逐沙地的严惩手段,可见它确实被布赖人的剽悍作风惹毛了。

1960年,布赖人陆续返回,重整荒废了十年的家园。据称,当时的布赖就像原始丛林一样,原来的聚落消失了 ,田里还长出大树。率先返乡整顿家园的居民,一家人住在树上,长达一年。

苦难重重的布赖在80年代再次面临巨变。这次也是因为金矿。

吉兰丹州政府于1984年批准私人公司在布赖和附近一带采金,并于1987年开始强行征用146英亩土地,

共63名地主受影响,再次面对失去家园的惨痛,而且毫无赔偿。经过多年的争取,

布赖村民虽然改善了原来毫无赔偿与没有安顿的恶劣条件,却再也保不住他们世外桃源一般的田园生活,

被迫搬到简陋的“新村”聚居,而且连葬在家园的祖先坟地也要迁移,以免被挖金活动破坏。

Pulai New Hakka Village - Kampung Baru Pulai

© 2010 - 2016 Pulai.org | Home | History | Hakka | Temple | Cave | Scenery | Village | YMM | Kelab | School | Life | Food | Health | Holiday | Privacy